聖誕主日 小組見證會

小組見證會            

金句:詩篇一○三:一—五「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我裡面的,也要稱頌他的聖名!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他用美物使你所願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鷹返老還童。」

一、陳慧卿姐妹

我從小在拜偶像家庭長大,感謝神一步一步帶領,使我認識祂。小時候聽到詩歌、看到十字架,心中有平安。八歲時,生了一場大病,媽媽很焦急地送我就醫,神藉著基督徒的醫生,醫治了我。十八歲那年,神帶領我進到台北天母宣教士的家庭,我信主得救。後來宣教士搬到台東,我頓時變成沒有牧人的小羊。神又引領我到救世傳播協會,領受神的愛,也在那裡認識我的先生,他是宣教士被差派到華人地區傳福音。結婚後,我與先生成為教會的全職同工,和同工們配搭,經常去探訪、傳福音…。我也參加神學班受裝備,當時柯師母教導我摩西五經,使我更認識神,領受敬拜、讚美、服事主的真理,也學習順服、不抱怨…。她也教導我們要有感恩的心,討神的喜悅,做神要我們做的。因著常常禱告,與眾肢體連結一起。在以琳三年,我被神的愛觸摸,也將神的愛、神的話傳遞出去。

後來我們家庭遷移美國,加入雷齊爾牧師開拓的教會,我將在以琳所學習的,用愛神愛人的心服事。十多年前,神將我進到有一萬多會友的教會,我與先生一起帶領華人小組,從小組弟兄姊妹的見證,很多人得救、得醫治。四十年來,我最大的幸福,就是認識主耶穌。雖然我已退休,在以琳所學習的,柯師母、柯老牧師的教導,依然激勵我,神的話、神的愛…都成為我與神親近的動力!

二、陳靜姐妹(喜樂系列小組)

感謝神!今天在歲末的最後一天能為神做見證,這榮耀要歸給耶和華神。前年我退休,我禱告神,求神為我預備一個屬靈的家,我想參加教會的小組。尋尋覓覓一直都沒找到,直到有一天我到家旁邊的以琳教會,神感動我,讓我鼓起勇氣進辦公室跟同工說,我要參加教會的小組。那週我參加教會的主日崇拜後,神為我預備了樂樂小組的智彗長老娘,第一次見到她,就知道,我找到我屬靈的家。

個人覺得教會的小組是我的第二個家庭,人人說,遠親不如近鄰,自己的兄弟姐妹很難得一年見幾次面,小組的姊妹們,我們一個禮拜卻會見面兩次以上,主日、小組聚會、禱告會、神學班、脊椎螺旋運動班。我先生已回天家二十幾年、小孩也都大了,女兒在英國工作、兒子已結婚成家,而我退休了,一個人獨居,更需要朋友,有了小組,我不再孤單,因為我有一群好姐妹。

去年我確診,智彗長老娘非常熱心及愛心,每天噓寒問暖,還送物資;我幾次看診,邵姊也都陪我候診;我筋骨緊繃,戎俞就幫我按壓舒展;我的親人租店要開餐廳,姊妹們就去那裡行走禱告;我想去大自然走走,盧媽媽和姐妹們就開團帶我去遠足;有時主日,我也和大家一起服事分送愛餐。在教會生活中,我感受到不孤單、不會焦慮及無助,而且倍感溫馨。小組姊妹的親人安息時,看到姊妹們不僅陪伴、安慰且安排時間參加追思禮拜,就像家人一樣的同喜樂同哀哭、彼此相愛。

每週二小組聚會,就像同樂會一樣,我們一起讀經、禱告、分享美食,當遇到困難或是情緒低落時,姐妹們都會互相扶持、安慰、禱告祝福,這種溫情的感受,是會令人感動在心的。在小組群組,每早九點有線上讀經、每晚九點有線上禱告,我們都可自由上線參加,一起學習更多信靠神。所以,還沒有參加小組的人,鼓勵大家加入小組,參加小組的聚會,你的生活就會不一樣,你不再孤單,你會有一群像家人般親密的姐妹們互相關懷、互相鼓勵。也藉此謝謝我們以琳大家長柯牧師,時常主動關懷並且為我禱告,舉辦感恩節餐會,讓我有機會邀請還沒信耶穌的朋友走進教會,感受耶穌的愛。

詩篇九:一「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祢一切奇妙的作為。」感謝神,我找到一起活出愛、一起傳福音的屬靈大家庭了。

三、黎瀘渝弟兄(喜樂系列小組)

我從小成長於單親家庭,父親是軍人,隨部隊南北移防,我也跟著父親東奔西跑,長久不是辦法也會影響我的學習成績,父親決定將我送入薇閣育幼院。事與願違,被院方拒絕,認為軍人雖然清苦但生存沒有問題,而院童都為父母雙亡或殘疾,或金門八二三砲戰受傷的殘障兒童。

父親失望得不知如何是好,部隊又發布調防金門的命令,總不能將孩子也帶到金門去吧!何況金門還是前線。不知是誰說過一句話「上帝關了一扇門,但會為他開另一扇門。」當我們徬徨無助時,部隊駐紮地旁一位大嬸對父親說,他在薇閣育幼院擔任保育組長,得知我家的情況,主動向薇閣董事長說情,董事長也同意並且希望我下個月初就報到。大嬸的恩德終生難忘,感謝主。薇閣與一般學校最大不同是,校區內設有教堂,董事長、院長和極大部分職員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所以每週四下午的課程,都會請北市和平東路靈糧堂的牧師教授聖經或舉辦其他有關教會的活動,也安排我們參加校外教會活動,做禮拜、研讀聖經就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聖經上所說的,我深信不疑,產生急需受洗的念頭,受洗還不是那麼容易,想受洗就受洗,還要經過學校老師挑選,每年挑三—五個,兩年下來都沒挑到我,被挑到的同學好令人羨慕,忍不住對老師說,我要受洗。老師回答說,會讓你受洗的,又說不要再打架爬牆了!就這樣,到小學畢業還沒輪到我受洗。畢業後,我得知幼兒時跟隨媽媽在天主教接受過幼兒洗禮,以後有人問我信什麼教,我都回答天主教。內人是基督徒,經常邀我到基督教堂做禮拜,不時對我說,過一段時間可改信基督教,夫妻同一個宗教信仰比較好。我沒拒絕,但我需要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鄰居邵姊妹也不時來導正我的想法。事事難預料,本想過一個輕鬆愉快的退休生活時,內人突然發現罹患重大疾病,幾經治療成效不佳,在醫療期間,內人說有兩個要求希望我答應:「⑴不要再婚,我兩的認識是長輩介紹,婚前雙方均無男女朋友,婚後也沒緋聞,感情是單一的,怕你孤獨,可交朋友。⑵改信基督教,如此才是完整的。」 我全答應了!

二○二一年內人離世三天後,遇到邵姊妹,他說,夫妻都成為基督徒才能在天上相會。不謀而合,次週,我就跟雷大哥、邵姊妹來到了以琳。二○二二年我受洗成為基督徒,我都會準時做禮拜,現在第一堂主日結束,我會在交誼廳和劉長老、蘇大哥及夏弟兄一起禱告: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我裡面的,也要稱頌他的聖名!我也參加詩班上台獻詩。我不孤獨。

四、林睦光弟兄(青少年小組)

我很高興參與暑假的泰北福音隊,出隊的第三至五天是我們逐家佈道的時間,我跟幾位華岡哥姐還有當地的師母一起去傳福音,這位師母很有趣,在大谷地村師母要佈道時,並不是敲門或按電鈴,而是將人家的門打開直接進去,在家裡的人也很好客,門口都會有好幾把塑膠椅,好像是為我們準備的,後來我們進到在主恩之家幫忙的姐妹家中,主恩之家就是這次接待我們華岡福音隊和嘉義基督教醫院的孤兒院,那姐妹的家人並沒有信主,我們進到他們的家,並開始講「如何成為一個基督徒?」當時不是我在講,我只是旁觀禱告,有一個妹妹很認真的在聽,聽完也願意決志,師母發現妹妹手上帶一個類似佛牌的東西,師母直接跟妹妹的爸爸要來剪刀,直接把佛牌剪斷,妹妹的爸爸未信主,甚至是信佛的,但他還是把剪刀給了師母,也保證不會介入妹妹的信仰,當時我看了很感動,我真實的感覺到耶穌來到我們當中與我們同在。

第二個見證是發生在我和一位當地的青年身上,我在主恩之家認識了從緬甸逃過來的難民,他的名字叫羅馬,來泰國的時候才十五歲,沒有身份,父母不在身旁,與兄弟分開,我和我哥趁工作的空檔找他聊天,發現他不太會說中文,他會一點英文、泰文,但主要是說緬甸話,他透露他的頭在十六歲時發生重大事故,他的大哥為了救他花了五十萬泰銖,才把他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雖然性命救回來了,但後遺症就是,他沒辦法記得文字的意思,學習上有困難,去到泰國的這幾天我常和他聊天,原來他的父親是傳道,而羅馬已經是受洗的基督徒,也非常愛主,我帶他去找清邁醫院的醫生,但醫生都說在當地沒辦法解決,而且他沒有身份,也不能出國醫療,當時我想:我從小到大聽聖經中的故事,耶穌和祂的門徒四處醫病、行神蹟,但我從來沒有親眼見過,而神已經把權柄給我們了。我當時就禱告,求神醫治羅馬弟兄。當時羅馬沒有反應,我也以為甚麼事都沒發生,後來我們在大谷地村的前一天,羅馬很高興的跑來告訴我和我哥說,他記得了!他記得了!聖靈也告訴我說:羅馬說的是真的。我當下的心情只能用開心來形容,隔天他還來告訴我:他已經要恢復回去學習了。真的很感謝主,不僅讓我親眼見了神蹟,也讓我成為主的器皿。

五、林睦恩弟兄(青少年小組)

在去泰北福音隊之前,神給了我很多機會去體會祂的愛,我去了岡山福音隊。我覺得不管是傳福音,還是帶活動,我都游刃有餘。我抱著去泰北根本小意思的心情,非常期待要到泰北做神的工。但事情總是不如我們預料,當地的天氣非常潮濕,蚊蟲到處滋生,道路也不像台灣一樣有完整的柏油路,大部分的馬路都是由泥巴組成的,雨水加上泥巴的組合遍佈在大街小巷,對於我住在台灣嬌生慣養的草莓族當然是一大挑戰。我的信心在抵達大谷地之後開始一點一點的磨損,後來逐家佈道也受到語言和天氣的阻擾,漸漸的開始害怕去和當地人傳福音。

但神很奇妙,在我迷失方向時,祂給我指示。在義診的時候,我的工作是個人佈道,當時所有人都已經被傳過福音了,有一個大爺進來看診,我原本沒有很想過去傳福音,我怕會因為語言的問題而感到很尷尬,但有一位華岡的哥哥就過來跟我說:不要想太多去就對了。這個大爺他是我在個人佈道的第一個佈道對象,當我跟他說如何成為一個基督徒時,他總是目不轉睛的看著書上的圖片。最後我問他願不願意相信神,成為他個人的救主。他非常的急迫說:我願意!我願意!教我怎麼做?就這樣我在泰北的第一個決志名單就出現了,後來領隊告訴我們:所有人都佈道過了。原本打算休息,領隊建議說:可以去找還在排隊的人聊聊天。於是我選了一個坐在最邊邊的阿嬤,我過去聊她的家庭、家人及她的生活,聊一聊我心裡有一個特別的感動,我就拿出「如何成為基督徒」小冊,問她:「奶奶你剛剛有聽過這本故事書嗎?」她很疑惑的看著我說:「沒有啊!沒有人跟我說。」於是我就很雀躍的跟她說:「奶奶那我要來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最好聽的故事!」在我講完如何成為基督徒後,奶奶很真誠的看著我,她說:「我相信祂,祂願意拯救我,我想要被祂拯救。」我在義診期間兩個佈道都是成功的,讓對方決志了。

接下來我想分享另一個關於兒童青少年事工的見證,在義診的第二天我被調到教學組服拿侍,當時我和另外一個華岡的姊姊要帶二十個青少年,上連續二個小時的課程,這群小孩裡面有一群男生就跟當時的我一樣,非常的不配合,台上老師的話他們不聽,台下我們帶著他們討論也全不搭理,當時我覺得這個課程對他們一點幫助都沒有。但到了隔天,只剩我一個人帶全部的不聽課的小孩,只剩下一個來,我發現剩下他一個人的時候,他開始專注在老師的信息。禱告完佈道會就正式結束了,我也有其他的服侍要去預備,正當我要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對何哥說:「這個孩子他剛剛決定明天主日他要受洗!」我回頭一看,居然是剛剛我幫他禱告的那個小孩,我們的輔導就帶著那個小孩要去旁邊講如何成為一個基督徒。但是我突然很有負擔,我非常想要打斷那個輔導,但我不敢上前去說這件事,我就告訴了另一個Jpower活動組的同工(龍哥),他就上前去跟那個輔導說,輔導也願意把這個工作交給我。但神真的太奇妙了,那個願意受洗的青少年被我帶去旁邊後,留下來等他的朋友就被我們原本的輔導叫住,也聽了完整的如何成為基督徒,結果他也願意決志成為基督徒!

神這次在當地居民身上真的做了奇很多奇妙的工,神讓我見識到要有信心,做工的時候如果沒信心,是沒有辦法完整的把福音傳給其他人的。另外我也學會了順服,當有人找我們幫忙服侍的時候,要甘心樂意的接受,因為神很可能要在這個服侍當中交給你不一樣的恩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