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盡其職 各顯神能

各盡其職 各顯神能

謝偉士長老主講

 

金句:使徒行傳十八:三「他們本是製造帳棚為業。保羅因與他們同業,就和他們同住做工。」

讀經:使徒行傳十八:一—四、廿四—廿六;羅馬書十六:三—五;提摩太後書四:十九

 

如果沒有建立聖經中關於事奉的概念,單從基督徒做的「事情」,常有人誤解以為是為了天堂門票、為了錢財掌聲、為了自己的地位榮耀,其實事奉提供基督徒動力跟隨神。對聖經中的百基拉與丈夫亞居拉一家來說,與使徒保羅同業,都是靠織帳棚皮革糊口,曾經同住同工一年半,而後為亞波羅講解聖經,與提摩太同工,並且所到之處都能同時拓展事業與開放自己的家聚會。聖經罕見把百基拉放在丈夫亞居拉之前,顯見百基拉在事奉上的重要性。

一、因逼迫而差遣

百氏家庭原居羅馬,但因為當地種族文化的差異造成反猶太氣氛,在團體權力惡鬥下,羅馬皇帝革老丟於公元五十二年令猶太人都離開羅馬,百氏家庭原打算到敘利亞,卻在哥林多停下腳步定居。百氏家庭看似艱困遭到驅趕,卻也是信仰提升的開始。百氏家庭是樂意受差遣的,隨保羅上路,並受信賴留在以弗所成為教會的支柱。

二、相待相助

保羅因和百氏家庭同業,就同住、工作、服事一年半,不僅感受到保羅親手做工的真實,也觀察出他對人群接觸的親和。這段同住時間,是百氏家庭靈命成熟的關鍵期,卻是在親手做工、與基層百姓打交道、與碰過死屍的皮革商接觸,在人看來不是什麼肅穆華美的環境,也沒有體面的大人物環繞,但就在工作空檔,暢談救恩之道!亞波羅學識充足,心裡火熱,能放膽講解聖經。只是百氏家庭參加聚會後覺得講得不夠完備,便邀請、接待亞波羅,並將從保羅裝備而來的真理給亞波羅講解得更加詳細,尤其關於聖靈的洗。從後面的歷史我們知道亞波羅的粉絲很多,幾乎造成哥林多教會分裂,刻意與保羅和彼得追隨者區分,保羅特別為此訓斥紛爭:「基督是分開的嗎?保羅為你們釘了十字架嗎?你們是奉保羅的名受了洗嗎?」當年若不是百氏家庭幫亞波羅「補課」,恐怕更難止息。年輕的提摩太在以弗所時期,百氏家庭也與提摩太同工。一方面維持製造帳棚皮革的工作,一方面開放家庭聚會、支持傳道人,每每保羅問候教會,總會向老夥伴百基拉、亞居拉問安。從另一個角度,保羅需要「把教會託付給穩定可靠的信徒家庭」。

三、重返羅馬

友善好學、坦率熱情應該是我們從百氏家庭身上觀察到的特質,他們「在基督耶穌裏」與保羅同工(羅馬書十六:三),這種同住、同行、同工的服事模式,累積出信仰進入生活的真實操練,以至於所到之處都能開放家庭成為教會。依哥林多前書十六章十九節,百氏家庭要張羅當時亞細亞省的以弗所教會,開放家庭、接待會友與神僕。即使羅馬收回驅逐令,百氏家庭回到羅馬,依然開放家庭帶職事奉。「成全新手、支持神僕」是我幫百氏家庭服事作的總結。保羅寫信給羅馬信徒,提到這對夫妻「為保羅的命將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問他們家中的教會安」(羅馬書十六:三—五)。保羅殉道前,寫給提摩太的信也向百基拉、亞居拉問安(提摩太後書四:十九)。

四、問自己四個問題

⑴在乎排名地位嗎?

⑵有穩固可靠能謀生的職業嗎?

⑶能講解聖靈的洗嗎?

⑷願意為主開放嗎?

我們常擔心自己沒被看見、名聲不夠響亮、追隨者不夠多。當百基拉的名字總排在丈夫前,這個家庭總在使徒之後的書信末尾才被提及,我們卻看見這個家庭的同心互助,定睛在天,不為地上排名爭競。扎扎實實,穩固可靠能謀生的職業支持著服事,以致有夠大的房子可以開放聚會,有夠豐富的經濟供應可以接待旅行佈道的神僕、會友。甚至遭難受逼都沒有擊潰他們謀生的工作,始終保持穩定的經濟收入。當名嘴亞波羅缺了一點與聖靈的洗有關的知識,百氏家庭絕對是極謙和的態度,在真理中造就亞波羅。如果是我們,我們所信的,我們講得明白精確嗎?關於聖靈的洗,有沒有親身經歷?有沒有經文可以支持?這些聖經的裝備與職業的支持,讓我們清晰看見全家事奉的輪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