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持素常的盼望

維持素常的盼望

謝偉士長老主講

金句:帖撒羅尼迦前書五:八—十一「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彼此勸慰,互相建立,正如你們素常所行的。」

讀經:路加福音五:廿五—卅二,廿三:四十八—五十四

 

過去幾個小時,台灣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暴增,即刻進入三級防疫警戒,教會將實體聚會改為線上遠端方式進行,主日及小組都不中斷,我們心理總想多久能恢復正常?去年疫情爆發,全世界都在想這個問題,但什麼是正常。去年四月五日線上禮拜的主日信息是「當世界暫時停止」,這個暫時停止也許已經改變了世界的運轉方式,交通運輸、餐飲休閒都改變了,今天教會後面的運動中心也停止營運,裡面的教練、工作人員的作息和收入是不是都改變了。病毒攻擊考驗著我們素常的生活習慣、國民素養,公共衛生教育是否深入每個人?辛苦抗疫的生活並不孤單,因為有國家制度的陪伴,有遵守防疫規定的國民陪伴。聖經有兩個默默出場的角色,西面和亞利馬太的約瑟,他們都是常存盼望的人物。西面親眼見著小耶穌,約瑟則在耶穌被釘死之後,向彼拉多要耶穌身體,這兩位不是聖經裡的風雲人物,但他們素常所帶的盼望,卻支持著神的計畫。他們除了在心理面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素常盼望神的國之外,還有哪些行動、生活中有那些掙扎、哪些價值觀是我們能學習的。

 

一、盼望帶來安慰釋放—西面

常存盼望就會有行動,我分享兩個上週遇到的工程。一個花蓮瑞穗鄉舞鶴村,一九三○年代因絕佳的天然條件,舞鶴台地種植咖啡供應日本頂級市場。茶葉也因為小綠葉蟬啃食,沖泡出獨特果香的「蜜香紅茶」遠近馳名。但如今天候改變,降雨稀少,鄰近河床都比台地低,甚至曾經整年都沒有收成,如果就此放棄耕作,這種獨特的農作就絕跡了。第二個工程在南投信義鄉羅娜村,這是台灣最大的原民村落,因為地勢高,灌溉水源缺乏,如果老天不降雨,農作幾乎沒有收成。於是政策上仍存盼望,利用山勢興建不同高度的蓄水池,取水的小管子往更高山上延伸,蒐集細微的山泉,完全利用水源的高低差,不需要馬達,靠重力供應這些村子的農作灌溉。盼望會帶出影響力,路加福音二章廿五至卅二節,描述的西面常在聖殿暗暗等候彌賽亞,他公義又虔誠,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聖靈在身上推動他去迎見耶穌之後,西面說自己得釋放可以安然去世。哪些人需要安慰?失去信心的人、蒙受羞辱的人。公義虔誠與良善正直的人也因為自己的使命,在世上堅持公義,可能不受歡迎需要安慰。承受責難的人需要安慰、失去所有、面對死亡的人需要安慰,盼望帶來安慰的力量超乎想像。

 

二、盼望克服恐懼傷心—亞利馬太的約瑟

第二處經文在路加福音廿三章四十八至五十四節,約瑟是猶太公會的議士,民間最高組織。雖然約瑟為人善良公義,沒有附從眾人所謀所為殺害耶穌,是個素常盼望神的國,卻只能默默跟隨耶穌,他的身份讓他不便公開立場,但當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眾人都走了、耶穌的門徒也走了,只有約瑟前去見彼拉多求耶穌的身體,把自己的墓讓出來給耶穌安葬。墓是約瑟留給自己最後的一樣東西,當他把墓給耶穌的同時,他的生命也與耶穌同死、同埋葬、同復活。也許是約瑟的地位讓他不便公開信仰,但當耶穌被釘十字架之後他能克服恐懼傷心,找彼拉多求耶穌的身體。並不是任何人憑著血氣就能去找彼拉多,更不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墓。當約瑟求耶穌身體,人們才知道原來跟隨耶穌的人不是只有漁夫,也有公會的議士。約瑟站在這個位置,素常盼望神的國,默默跟隨就為了這個時刻。

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是我們立即可以做的。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六至十一節,在危難的日子不要睡覺像別人一樣,總要警醒謹守,把信和愛當作護心鏡遮胸,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彼此勸慰,互相建立,正如我們素常所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