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的禱告,神開恩典之路

見證五 : 心有定所

陳家俊弟兄、陳筱姍姊妹(奇妙小組)

我是陳家俊(Edison)、另一位是陳筱姍(Nina),很開心今天有這個機會可以和大家分享我們的見證以及受洗的過程,但在開始之前想先簡單介紹我們自己,我們從事影像工作,有自己的工作室,同時也在經營自己的Youtube頻道,雖然相對朝九晚五的工作有更多的自由度,但有時候忙碌起來也是一下子好幾週就過去了,像今天也是比較可惜,不能在現場跟大家分享。

去年的暑假,宇珊介紹我們去參加啟發課程,因為我(Nina)家裡阿嬤是很虔誠拿香拜拜的,從小也都是跟著長輩拜拜,所以對基督教比較陌生,這是我們第一次來到教會,在這個課程中開始對耶穌基督有初步的認識,也習慣跟大家每週的聚會,那時候也還抱著一點懷疑的態度,沒有任何想受洗的念頭。去年九月底,因為連續幾週的工作,那時候我們幾乎每天忙到凌晨三、四點,作息非常不正常,但因為工作實在太多也非常難調整。然後我(Edison)開始感覺有點生病了,喉嚨痛、發燒接續出現,我試著看了一兩次醫生,吃了一盒普拿疼,還是持續地接拍攝的案子、持續的做家教,當時只是想說是小感冒,過幾天身體就會自己好起來,完全沒有想到病情會惡化。

當時正在準備創業以來最大的拍攝案,和拍完案子後計劃安排整整一個月的加拿大和美國公路之旅。這期間Edison的身體時好時壞,但也是吃藥把病情壓下來,但隨著拍攝的日子越來越近,身體卻越來越差,壓力日益增大。離拍攝剩一天,下午家教完正在吃晚餐,我突然感到非常不舒服,想吐體溫也一下子又上升了,縱使過去一個禮拜都維持著燒了又退,退了又燒,也沒有那麼不舒服過,退燒藥在這時候也發揮不出效果,體溫也繼續升高到四十度。那時候雖然不舒服,腦中還是在盤算很多不同的可能性,我們沒辦法在前一天把案子推掉、或臨時請別人來幫忙拍,很多細節根本無法交代。如果體溫一直這麼高,可能進了醫院得到流感,我還有辦法出國嗎?一整個月的住宿交通機票都事先訂好了,難道這麼用心的安排就只能付諸流水。想到這些最壞的打算,又看到Nina一個人面對爆量的工作正在焦頭爛額,心裡很生氣也很難過。

那時候醫院說:如果一個小時後還是沒退燒就要過去做快篩,也就在同時Nina想到在小組聚會時有跟著Rebekah、小婉、Pearl禱告,於是她禱告一句我也跟著禱告一句,這也是我們當時最後一個有機會改變一切的辦法。就在我們禱告完五分鐘,我開始退燒、冒汗,這輩子從來沒有因為退燒而流這麼多汗,頭也不再那麼暈眩,身體也沒那麼虛弱,我在一個小時之內從原本的四十度降回三十六度的正常體溫,不僅如此,在接下來的三天拍攝觀光局的案子,在沒有吃任何退燒藥、止痛藥的情況下,沒有再燒起來,身體一天一天的回到原本的狀態。

我(Nina)親眼見證整個過程,因為他可能還在半昏迷的狀態,在那一個小時中,我看著溫度計的溫度慢慢下降,第一次退燒流了那麼多汗,溫度也沒再升高過了,那時候真的是爆哭,內心也充滿了一股暖流且非常感謝神,心中也種下「真的有耶穌基督」。後來觀光局的案子及加拿大與美國的旅行都非常順利進行,回來台灣後也跟小組們分享這個見證,也就在去年年底受洗,成為基督徒。

今年年初因為疫情的關係,案子不是取消就是延期。所幸憑藉著信心,並持續地向神禱告,能為我們開路,我們利用空出來的時間嘗試了新的想法,對於影像工作室的經營也有調整方向,很幸運的能在Youtube等社群上有一點小小的成果,近期大大小小的案子都陸續回來了,這一切我們真的感謝神的帶領,直至今日,生活中仍然有許許多多的見證發生,但因為見證時間有限,我們的分享就到此告一段落,希望我們的經歷能帶給大家一點啟發,縱使生活中還是會有許多挫折,我們總是相信這一切都有神最美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