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八)—當世界暫時停止

信心(八)—當世界暫時停止

謝偉士長老主講

金句:馬太福音十:廿八「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

讀經:馬太福音十:廿八—卅一,約翰福音十六:卅三

 

台灣清明連假四天後恢復上班、上課,但此時因肺炎疫情,全世界大部分的學生無法到校上課,地球彷彿暫時停止,每天盼著能盡早恢復正常。今年二月某媒體邀請我談論產業受疫情的影響。當時普遍認為疫情到五月可控制,對產業運作來說,可能要三年才能復甦,但也許永遠都不會再回到過去的「正常」。一六六五年英國瘟疫也讓學校停課,當時還是學生的牛頓在家自學,陸續完成運動三定律、光學、微積分等重大發現。一八八五年日本瘟疫死傷無數,濱野彌四郎由土木專業轉衛生水利,剛畢業就派駐來台,開創了自來水先進系統。每當我打開水龍頭,用乾淨的水洗手時,都會想到這些瘟疫中挺過來的前輩。其實我們正走向一個新的時代:

一、我們不懼怕殺身體的

病毒最多就是傷害我們的肉體,這身臭皮囊,但我們還有永恆的靈魂,更該敬畏那審判靈魂的神。我們能有完善的醫療量能、最頂尖的防疫系統保護、要心存感恩,積極配合國家防疫,很多政策與聖經的提醒相符。例如檢疫隔離(quarantine)一詞是源於摩西在山上四十晝夜的禱告(申命記十:十),後在一三七四年黑死病時期,義大利米蘭國王領軍在小島隔離四十天,禱告神憐憫免於災難,當時隔離禱告就是用這個字,近代醫學引申為防疫保護。我們看外交部、衛福部的檢疫公告也就是用這個字。

利未記十三章提到,大麻瘋病人關鎖七天後,祭司察看即使病止住,還要再關鎖七天,合計十四天。現在我們才知道病毒進入人體五到七天會有症狀及感染力,不管免疫力是否勝了病毒,十四天一定有結果,與利未記的關鎖十四天相同。利未記記載,熱病挾制人。現在我們以量測體溫當作初判是否染病?英國醫師邁德則是最早給瘟疫下定義。邁德的父親是位牧師,雖然全家因信仰遭逼迫流離,但學醫的邁德在主日學當老師期間,特別在青少年精神醫學與瘟疫學有成就,雖然當時還無法精準判斷病毒,但邁德以瘟疫性發燒分類,提出最積極的防疫策略。神已賜給我們智慧對抗病毒,人類終究會有方法,要感謝、敬畏的是創造我們的主。

二、天父關心一切關乎我們的事

天父對我們的關心是有實際行動的,約書亞記提到,以色列人與亞摩利人征戰時,耶和華聽人禱告,叫日頭在天當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約有一日之久。我們在瘟疫時期,信心軟弱時也會有很多疑問,例如基督徒會不會染病?是不是神太弱,基督徒才要靠口罩保護自己?一定是罪人惡貫滿盈,才要動用瘟疫剷除?要依靠聖靈不該倚靠疫苗…等。其實我們不要自欺,所有人類都有染病風險,也一起用神賜的技能對抗病毒。除了傷害身體的瘟疫,也要防堵心理的瘟疫,像是為防疫封城?但家庭的暴力更無處可躲、極端的宗教刻意不配合政策、鎖國也帶來了經濟與糧食問題,甚至過去的盟國,今天為搶物資劍拔弩張。天父不僅關心我們身體的需要,也是我們心理、精神的支持,祂的同在成為信心的泉源。

三、我們須善盡管理的權柄

神賦與亞當管理世界的權柄,世界的資源不是給人獨享,是要善盡職責,保護照管。人們所能做的很微小,各人當謙卑做有把握的事、把分內的事做到最好。防疫醫學家李斯特首先主張消毒防疫,有人批評他稀釋的次氯酸太濃太臭,要求他再稀釋,他堅決反對地說:「我只稀釋到一個地步,因為我的信心就到這裡而已。」又對學生說:「我從事醫學,是求主給我一個位置,幫助這個世代。」歷史上瘟疫肆虐的時期,已經有很多前輩在我們前頭建造美好的基礎,就像我洗手防疫會想到「台灣水道之父」濱野先生,他設計的台北水道,一九○九年啟用時甚至早於當時東京與名古屋,都是這片土地的恩典。約翰福音十六章卅三節說:我們在世上有苦難,但可以放心,因為主已經勝了世界。

在世界全境封鎖之際,我們更能體會身體的脆弱與短暫。我們不懼怕殺身體的,而敬畏創造我們氣息的主,因祂關心一切關乎我們的事,當我們使用祂所賜管理的權柄,祂也會為我們調動萬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