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破曉

柯郭春花牧師主講

柯郭春花牧師主講

金句出埃及記十二:四十二「這夜是耶和華的夜;因耶和華領他們出了埃及地,所以當向耶和華謹守,是以色列眾人世世代代該謹守的。」

讀經出埃及記十二:四十—四十二,十四:十三—十四,十九—二十五

古時守更人,在夜裡儆醒,數算一更、二更、三、四、五更…,總是盼望黎明破曉到來。以色列人將羊羔的血塗抹在門楣門框上,使滅命的使者看見血的記號,就越過不進入毀滅殺害那家長子。以色列人居埃及地已有四百三十年,從風光的約瑟作埃及宰相,埃及王恩待以色列(雅各)及其家族。直至摩西出生時代,以色列(希伯來民族)不僅已淪落為奴隸服事埃及人,更面臨滅族之危機。神呼召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他們吃了逾越節的晚餐,就整裝待發,要行軍向迦南美地前進。出埃及記十二:四十二,這夜是耶和華的夜,因耶和華領他們出了埃及地。以色列人出埃及約有二百萬人,可打戰的男丁有六十萬人,但他們沒有武器,除了摩西,沒有人受過軍事訓練。神卻稱祂的百姓是耶和華的軍隊。在黑夜裡神行神蹟、神看顧且引領。

一、神施行救恩

    前頭有紅海,後面有法老王及六百輛戰車馬兵,還有埃及精銳軍兵追殺。以色列人懼怕、灰心,甚至想回埃及作奴隸。摩西宣告:「不要懼怕,只管站住!看耶和華今天向你們所要施行的救恩。…耶和華必為你們爭戰;你們只管靜默,不要作聲。」(出埃及記十四:十三—十四)出埃及記十四:十九—二十五記載,耶和華神為以色列人爭戰,攻擊埃及軍,以色列人踏入海,紅海立即成乾地,海水分開,左右作了牆垣保護以色列人,卻在黎明之時,淹沒了埃及大軍。埃及營和以色列營中間有雲柱,一邊黑暗,一邊發光,兩下不得相近。雲柱、火柱是神的同在,神的看顧記號,神把以色列人與埃及人分開,屬神與屬世界的(屬魔鬼、屬肉體)有所分別。在末後日子,黑暗籠罩大地,我們心所羨慕和追求目標、方向、生活方式與世俗都要有所分別,要耐心等候天亮,夜裡仍不失去信心,不氣餒,盼望主耶穌基督再來。

二、到天亮神必幫助這城

詩篇四十六:四—七「有一道河,這河的分汊使神的城歡喜;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聖所。神在其中,城必不動搖;到天一亮,神必幫助這城。外邦喧嚷,列國動搖;神發聲,地便鎔化。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雅各的神是我們的避難所!」神的城新耶路撒冷,意指:將來的天家。也指著教會(神的殿),及基督徒的身體(聖靈的殿)。耶穌也被稱「以馬內利」(神與我們同在)。從亙古到永遠,耶和華是神,世世代代作我們居所。

三、夜半歌聲

保羅、西拉傳道到腓立比,釋放一行邪術女子,趕逐附在她身上的巫鬼,竟被利用她發財的主人們控告,遭眾人棍打,官長吩咐將他們下到內監…。半夜保羅、西拉未哭號、埋怨,反大聲禱告唱詩讚美神。使徒行傳十六:二十五—三十四「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 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裡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次日保羅、西拉被釋放,也帶領禁卒全家信主受洗。若有人遭患難、疾病、受挫,請記得保羅、西拉的夜半歌聲。

四、受餓發昏孩童

美國著名小說家海明威,孩童時父母送他一把獵槍,當作生日禮物。少年跟父親打獵,青年掙脫家庭約束及傳統天主教宗教儀文…,追求自由自在,滿腔熱血,投身軍旅,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未成名前窮途潦倒,常買杯咖啡坐在巴黎咖啡館靠窗座位,觀看形形色色的遊客,捕捉街景,創作小說、散文…。他以戰地記者身份,自動參加二戰,目睹戰爭殘酷,生與死的真實。成了名,改變生活方式,盡情享樂,吃山珍海味中國菜、喝名貴酒、看西班牙鬥牛、到肯亞打獵…,加上四次婚姻記錄,都不能滿足他受餓、發昏的靈魂。一九五二年著「老人與海」,一九五四年得諾貝爾文學大獎…。一九六一年七月二日卻在住家舉槍自殺,六十二年生命都在黑暗中等待黎明破曉的時刻,尋找餵飽靈魂的食物。耶利米哀歌二:十九「夜間,每逢交更的時候要起來呼喊,在主面前傾心如水。你的孩童在各市口上受餓發昏;你要為他們的性命向主舉手禱告。」我們要起來傳福音,也要在主面前傾心吐意的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