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的季節—末底改

謝偉士長老主講

謝偉士長老主講

金句:以斯帖記六:十三「…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敗落,他如果是猶大人,你必不能勝他,終必在他面前敗落。」

讀經:以斯帖記六:一—十四,四:十二—十七

大部分國家一年分為四季,有些赤道地區則分雨季與旱季,北極圈只有冬、夏季明顯,春秋兩季非常短,這些季節的更替是沒辦法強迫加速,必須按時度過。曾經有瓜農幫西瓜注射膨脹劑,西瓜越長越快,越長越大卻無法剎車,肉膨脹了,皮卻來不及長,最終整園的西瓜都爆裂開,毫無收成。印度兩年前有座高架道路通車隔天就倒了,原因是趕著在選舉前完工,忽略工程結構達到強度所需的時間。以斯帖記是猶大人在波斯統治時期的記載,書中沒有出現神、耶和華的名、禱告等詞句,波斯帝國甚至頒佈滅殺猶大人的法令,這真是最倒楣的季節,或者是等候救贖的季節?但是從末底改這位冷靜低調的猶大人身上,卻是個充滿挑戰與盼望的季節。上一回從第六章談亞哈隨魯王「活在自己的季節」,從哈曼談「活在想像的季節」,今天我們從末底改談「活在盼望季節」。

一、祂為我們鋪路

在盼望的季節裡,雖然文中沒出現耶和華名號,但整個過程就像是上帝一寸一寸的往前鋪路,為以色列人的救贖做足了準備。第一章亞哈隨魯王宴樂之際,糊塗的廢了王后瓦實提,四年後以斯帖竟當上王后,以斯帖養父(堂哥)末底改剛好聽到太監要刺殺亞哈隨魯王的計謀,而救王免於一死,王也剛好忘了給獎賞。第六章徹夜難眠的夜晚,聖經的用字直譯為「睡覺離開他」,無法入睡的亞哈隨魯王,吩咐人取歷史念給他聽,剛好聽到備忘錄裡,記載五年前某天關於刺客的記錄,當時忘了獎賞末底改,給了以色列人大逆轉的契機。前後相隔十一年,整個過程卻不可思議地環環相扣。

二、祂破壞惡者的計謀

以斯帖記三:八—十一「哈曼對亞哈隨魯王說:『有一種民散居在王國各省的民中;他們的律例與萬民的律例不同,也不守王的律例,所以容留他們與王無益。王若以為美,請下旨意滅絕他們;我就捐一萬他連得銀子交給掌管國帑的人,納入王的府庫。』於是王從自己手上摘下戒指給猶大人的仇敵─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王對哈曼說:『這銀子仍賜給你,這民也交給你,你可以隨意待他們。』」哈曼是個以蒐集榮耀為一生志業的宰相,除了追求更多的尊崇外,也想辦法盡快除滅全波斯境內的猶大人,為了制訂強制執行滅族法令,願意捐鉅款給國庫,其所捐款項等於波斯年稅收的三分之二,可見其貪污嗜財的背景。卻在決定殺戮日期時掣簽搖出十一個月後,讓末底改有足夠的時間化被動為主動。第六章不只亞哈隨魯王睡不著,哈曼也徹夜難眠,為了加速剷除末底改而興奮不已,一大清早入宮,打算讓王在早朝前答應殺末底改,沒想到遇見整夜沒睡,急著想獎賞末底改的亞哈隨魯王,滅族美夢整個被打亂,夢碎的速度快到無法喘息,甚至到第六章結尾時,哈曼落寞地踏進家門,王的太監就登門催促哈曼赴筵,一刻都不讓哈曼有機會反應。以斯帖記六:十四「他們還與哈曼說話的時候,王的太監來催哈曼快去赴以斯帖所預備的筵席。」

三、祂與我們同工

猶大人命在旦夕,驚慌失措,只有末底改沉著冷靜,刻意出現在哈曼經過的地方,故意不屈身跪拜,他暗地裡進行縝密的情報工作,早已悄悄協助堂妹哈大沙(Hadassah)改為波斯名以斯帖(Esther),避免在宮中因猶大族裔被霸凌虐死。又在宮外掌握情資,甚至比宮中的以斯帖更靈通,竟連哈曼賄賂亞哈隨魯王的金額都知道。馬丁‧路德‧金恩說:「我們必須接受有限的失望,但絕不失去無限的盼望」。末底改看似弱勢卑微,卻越相信上帝的救贖、越積極化被動為主動。四章十四節末底改說:「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他堅信不論以斯帖願不願意、幫不幫忙,猶大人肯定有其他方法得救。以斯帖記六:十二—十三提到,哈曼卻憂憂悶悶地蒙著頭,急忙回家去了,哈曼將所遇的一切事詳細說給他的妻細利斯和他的眾朋友聽。最後連哈曼的妻子也說:「他如果是猶大人,你必不能勝他,終必在他面前敗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