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內利—神陪我走過

詹宏達老師主講

詹宏達老師主講

金句:馬太福音一:二十一—二十三「她將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說:必有童女懷孕生子;人要稱他的名為以馬內利。」
讀經:馬太福音一:二十一—二十三

馬太福音一:二十一—二十三「她將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這一切的事成就是要應驗主藉先知所說的話,說:必有童女懷孕生子;人要稱他的名為以馬內利。(以馬內利翻出來就是『神與我們同在』。)」。耶穌降生,為要將我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也是隨時與我們同在的神。

一、遙遠記憶—音樂與基督教
我出生在基隆,小時媽媽教導我背誦家裡地址,以防走失時,有人將我帶回家裡。晚上常會聽到盲人按摩師為招攬客人沿街吹的笛聲,我的爸爸是礦業工程師,經常肩膀酸痛,需要按摩師按摩,有時晚上我望著窗外恍神(若有所失),無法入睡,聽到笛聲後才安心睡覺。這笛聲是我從小音樂的啟迪,五歲時,搬到南投草屯,未達上學年紀在家,媽媽經常唱歌給我聽,有首日文兒歌:小孩與口琴故事。我耳熟能詳,後來要求媽媽買口琴給我,同時用口琴教我「茉莉花」童歌,慢慢地開拓我音樂的素養,聽到任何曲調,可用口琴吹出來,是小時音樂的訓練。我當基督徒與學音樂的心情始終如一,認為音樂與上帝在一起,聽到音樂就想到上帝。從小就立志要當基督徒,小學五年級,我參加附近教堂的佈道會,外國牧師傳講路加福音十五章:浪子回頭的故事。國內牧師用台語翻譯,特別以「聖經中的聖經」,強調這段章節的重要性。我雖無法明白講道內容,但這句話深深打動我。所以呼召時,我決志要受洗,礙於年齡還太小,無法如願。

二、十五歲時超愛扮演佈道家
直到十五歲我才受洗,受洗後很興奮,向同學傳福音,還邀請他們去教會,有次因補習班老師有事,沒有上課,我邀請全班同學到教會,之後有些老師、同學也受了洗。「聖經中的聖經」這句話一直迴盪我腦海,漸漸影響我的行為,渴望追求更精華、美好的事物獻給神!榮耀神!

三、神學訓練
大學畢業後,留在學校當校牧助理,住在路思義教堂地下室,每天早晨五時起床,神清氣爽,讀經至上午十時。有一次誤打誤撞,台北浸信會神學院邀請我去演講,講題:音樂事奉與崇拜。深得主持人讚賞,再次獲邀去演講,院方並要求聲樂學生,務要做筆記,當期末報告。當時神學院院長也介紹我至新加坡神學院音樂營主講,目前有些新加坡教會音樂同工,是那次營會的學員。我可以如此事奉,超乎想像,只能用膽大包天形容。因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在神學基礎上受裝備;學校畢業後,也沒有在音樂造詣上下功夫,不管在作曲、作詞、指揮、編曲,全部是自學。從小認為音樂與上帝緊密不同分,如今我仍堅持這種精神,以音樂事奉神。

四、我與孫越
我在一九八四年李恕權演唱會中,認識孫越。我與他是演唱會的特別來賓,彼此還聊到信仰。他在一九八三年「搭錯車」影片精湛演技,榮獲金馬獎最佳男主角,之後與陶大偉合拍「笑匠」這部片,他在這專集要唱一首歌,製作人請我教孫越唱歌。後來我寫「清水變美酒」歌曲,由孫越演唱。其中有一段,耶穌在迦拿婚宴,水變成酒聖經故事。一九九八年,孫越在我服事的台北衛理堂講道、作見證,講題:我們成了一台戲。使人聽了心驚膽跳,他毫無保留陳述:「榮獲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後,跑到韓國,過荒唐靡爛生活,後來悔改,決志信主。以前我演戲給人看,現在我要演一台戲給天使看…。」他講完道走下台,我趨前擁抱他,說:我十五歲受洗後,每做一件事,都要考量是否榮耀神?可是你很晚才受洗,之前你做的所有壞事,神同樣赦免你,神太恩待你了!(他知道我心裡不平衡)後來他在好消息電視頻道「真情部落格」節目中,回答我心裡疑惑,證明所言不虛。他說:「在我人生最精華、最有成就的時候,不認識神,無法將最好的獻給神。可是你很早受洗,神與你同在。我很羨慕你,不為名利,能將最好的創作、作品獻給神,奉獻在主的祭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