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又得



林至高牧師主講

讀經:路加福音十五:十一—三十二

路加福音十五:十一—三十二「耶穌又說:一個人有兩個兒子。小兒子對父親說:『父親,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他父親就把產業分給他們。過了不多幾日,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往遠方去了。在那裡任意放蕩,浪費資財。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又遇著那地方大遭饑荒,就窮苦起來。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個人;那人打發他到田裡去放豬。他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飢,也沒有人給他。他醒悟過來,就說:『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裡餓死嗎?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裡去,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裡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

兒子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快樂;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那時,大兒子正在田裡。他回來,離家不遠,聽見作樂跳舞的聲音,便叫過一個僕人來,問是什麼事。僕人說:『你兄弟來了;你父親因為得他無災無病的回來,把肥牛犢宰了。』大兒子卻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就出來勸他。他對父親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

我們都曾經遺失過重要的物件,愈是貴重、愈有意義,我們就愈想找回來。剛剛我們觀賞話劇『失而又得』,這齣話劇改編自路加福音十五章,父親對大兒子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我們的神就如同老父親,殷勤懇切的期待兒子的心轉回,可以回到父親的面前。戲劇就像人生的寫照,無論是大兒子、小兒子都反映出我們生命的光景:

壹、小兒子

一、對財富有強烈的慾望—我們也對人生的成功、財富,有強烈的慾望和企圖心。

二、生命的主導權、財富的所有權,想自己掌控—路加福音十二章有另一財主,自己對自己說話:「靈魂哪,你有許多財物積存,可作多年的費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樂吧!」神卻對他說:「無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靈魂;你所預備的要歸誰呢?」人生常常是「人算不如天算」、「計劃趕不上變化」。

三、無法約束自己,過放蕩的生活—我們常聽到「他本性不壞,只是交了壞朋友!」話劇中小兒子耳邊阿財〈魔鬼〉的聲音,每一句好像都入情入理,人會為己的軟弱找藉口,一旦落入試探引誘,陷在罪中就很難脫離。

四、對身分的錯誤認知—

①應得的產業?—我們是否對我們的身分有錯誤的認知,以為「神是愛,所以無論怎樣神都會愛我們!」「不要講公義、審判、罪,只講神是愛!」救恩是神的恩典與憐憫,並非理所當然的。

②不配當兒子?—以為自己不被接納、無法得到饒恕。

貮、大兒子

很努力的用行為來得到家庭及社會的讚美

一、好像不知道自己是兒子,只是父親的奴隸

二、落入比較當中

三、大兒子生氣的對象,其實是父親

愛就是犧牲,約翰福音三:十六「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這齣話劇就像我們生活的寫照,可見兩千年來,人性的問題、軟弱都沒變,我們都需要回到天父的家,得著耶穌基督的救恩。小兒子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父親不只得著小兒子,也是使大兒子的心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