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組見證會



嚴台花姊妹主講

感謝主的安排,有機會向大家述說主的恩典,神如何帶領,使我走過人生風暴。我在台灣出生,婚後移民美國,約有四十年,有二個小孩,全家信主。老大在大學四年級時,得了急性白血症(血癌)。因我們住休士頓,就住進當地全世界著名的癌症化療中心,做了九個月的治療,療程結束後三個月,癌細胞復發,再做骨髓移植手術。手術後產生強烈的排斥,又在醫院住了半年,因著身體器官衰竭,安息主懷。

治療期間,兒子用二處經文勉勵自己:彼得前書四:十二—十三「親愛的弟兄啊,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使你們在他榮耀顯現的時候,也可以歡喜快樂。」以賽亞書四十三:二—三「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蹚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他緊緊抓住神的話,心裡平靜安穩。有一天在醫院禱告,聖靈賜下方言,他無比興奮與喜樂,真實感受到神與他同在。他要走的那天早上,要求唱「神開道路」詩歌。回到病床,他的手在揮動,彷彿看到鴿子、似乎有天使來接他,安詳地離開我們。

  得知兒子罹癌時,面臨突如其來的風暴,我心裡害怕、震驚、無助。教會也為我們禱告,神透過箴言三:二十五「忽然來的驚恐,不要害怕…。」來安慰我,但心情像跌入萬丈深淵,在家跪著向神禱告。我領受約翰福音十一:四十「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嗎?』」心中有平安,認定神會醫治,可是兒子身體仍無好轉,我的心如同被撕裂、破碎,開始對神抱怨。

  有一天忽然聽到溫和微小的聲音:妳與兒子在醫院時,在長廊邊走邊數神的恩典,這些恩典是否還在?我回想:兒子生病時,正好我先生轉換工作,可在家上班,有多餘的時間接送兒子回診治療;我上班的公司也讓我全時間去照顧兒子,神也提醒我,當時僑界、教會的朋友發起捐血活動,供應醫院需要,也幫助兒子輸血;因著兒子有醫療保險,有高額的醫療補助。我回答主:這些恩典是存在的,是你給的。神說:我有主權,妳兒子不過暫時離開妳,來到我這裡,有一天妳會與他再相見。這聲音那麼清楚,我心裡得到釋放,且要求神來安慰我。

幾天後,聖靈提醒我,去探訪在醫院認識的一位鄰居,她拿出我兒子寫給她的信,提到馬太福音八:十七「這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話,說:他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來鼓勵這位鄰居一起加油打氣。之後,也接到教會一位弟兄來電,述說他八歲女兒在我兒子昏迷時,看到兒子與耶穌走在一起、交談。追思禮拜後,我回去上班,接到陌生女子電話,提到她們一家未信主,她女兒因胸腺癌住院,生病期間心情起伏不定,要走之前女兒雙手在空中揮舞,口中說有怪物,非常不平安。在離世時她不在女兒身邊。神藉這些反差來安慰我。在苦難中,我們要更多的認識神,祂是又真又活的,祂的意念與道路,高過我們的意念與道路。神在我們身上有美好的計劃,祂賜下能力給我,可用所經歷的苦難去幫助同樣遭患難的人,我也積極去宣揚主的愛,去傳福音,在休士頓家裡成立生命河靈糧堂分堂,使更多信主與未信主的人聚在一起,敬拜神。約翰福音十二:二十四「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一、喜樂家族:

①朱芸妤(三重)—兩年前我失婚,要從松山搬回三重,感謝主,小組的代禱,幾天內就租到娘家對門房子,小寶寶也有家人幫忙照顧。失婚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因脊椎不適,兩腿肌肉疼痛,舉步維艱,從止痛藥到管制藥,從神經外科到台大疼痛科,看診好幾位醫生都束手無策,感謝主醫治我,像帶我進入畢士大池般,沒有確診,但我就痊癒了。謝謝小組姊妹們的陪伴和代禱,一切榮耀歸主。②戴凌蒂—感謝主,讓我還有機會認識主。我生病得醫治及女兒考上理想大學,都讓我大大得到主的恩惠,我憑信心,大大開口積極禱告,學會請求主的幫忙和聽主的安排。六月十八日我和二姊、三姊三個家,都請師母協助,由至高傳道和劉長老一起移除我們膜拜的偶像和相關物品,並禱告潔淨我們的家,今天我要受洗,以後就全心敬拜耶穌。③戴曉蕙—今年二月二十五日到台大看診食道腫瘤科,到診間時,卻是代診的醫師,心裡正嘀咕著:(前一天已在家禱告了啊?) ,我開始懷疑主的能力,輪到我看診時,主治醫師卻剛巧回診間為我看診。主讓我看見他的大能。二月二十八日主日時,梁祥光醫師講道—信心的旅程,字字打動我的心,我知道那是主在對我說話,感謝喜樂小組和同工們常常幫忙代禱。④戴曼蕙—我是很鐵齒的人,我感恩有愛我的爸媽及姊妹,生活都不缺乏,所以我不需要信仰,直到醫生告訴我:「疑似乳癌,需做穿刺,一星期後再看報告。」做穿刺時,曉蕙知道我打針都怕,她教我大大的開口禱告主,主就讓我做穿刺時都不痛,兩位在場護士竟然誇獎我說:「妳太放鬆了吧!我們以為妳睡著了。」在等報告的期間,我的心情是超乎的平靜,不像以前的我,使我感受到這是神在對我說,依靠他和信任他,我就能平靜及平安。果然我得到醫治,只要定期檢查,今天我就要受洗了,我們是喜樂家族,所以我們應當喜樂,因為神聽禱告。⑤陳麗惠(護理師)—謝謝梁醫師(祥光執事)傳福音給突然生病的我,去年初我發現膽管癌,心中害怕不安,決定接受耶穌為我的救主。謝謝師母、劉長老和至高傳道為我施洗。賜平安的主,使我好幾次生命危險難關安然渡過,希望主繼續醫治我,也謝謝小組的代禱及宜君常來探望。

二、葉素雯姊妹(以斯帖小組)

感謝神帶領我脫離不適當的戀情 我是不善於表達,沒有自信、固執、封閉、害怕寂寞的人。來到教會信主後,性格改變,能接納別人。穩定聚會和參加小組,姐妹們的接納,開始分享自己的事情。到適婚年齡,家人不斷催促快點結婚,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禱告神,就決定了愛情。一開始,想讓男友受洗,自認為生活和信仰,不會被動搖,但最後整個受影響。跟錯誤的人交往,變得情緒失控,害怕說真話,害怕人群,導致失眠、膽怯,每天睡的不安穩。太害怕失去對方,就緊抓不放。漸漸地與弟兄姊妹疏離,心裡很空虛,開始用食物舒緩壓力。陷在情感的混亂中,麻木,聽不進去勸告,心變得冷漠。工作心不在焉和家人朋友相處變得很封閉,一個人時就以淚洗面。

我嘗試好幾次跟男友分手,但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沒辦法分手。 感謝主,祂透過老闆佳德 、小組姐妹跟家人的包容與不放棄,常為我禱告和鼓勵我。甚至有兩個姊妹連續兩個禮拜「每天」「排班」「輪流」陪伴我禁食禱告、讀聖經並帶領我為所做的事悔改。就在我選擇把自己交給神的時候,我有從神來的力量可以平靜下來,有力量可以分手、堅持不再跟對方聯絡,很奇妙,我的負面情緒開始轉變,我開始回到人群中,可以真誠回應別人,人際關係恢復。現在我不再覺得羞愧、膽怯,能跟姊妹們自由分享、一起禱告,比以前喜樂。我深刻經歷到「倚靠」主,我們將得到力量和勇氣面對生命中各樣的難題。

三、李雅惠姊妹(路得小組)

我從小生長在優渥家庭,沒有理財觀念,婚後為了讓孩子擁有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工作。當時我的底薪和員工的福利都非常優渥,但常常加班。為了慰勞自己賺錢的辛苦,也想彌補沒時間陪伴小孩,常常是賺多少花多少,我的快樂建立在「血拼」上,但這樣的快樂卻是短暫的。

我妹妹看到我因蠟燭兩頭燒,情緒失控時打小孩出氣,建議我到教會上親子課程,我才開始走進教會,開始認識上帝。過去拿香拜拜,來到教會後,受到上帝的感動,覺得心裡有了倚靠,每次聽詩歌,也覺得被安慰和醫治,於是我在懷老二時就挺著大肚子受洗。初信之時,星期日早上,必須早起不賴床,還要搞定兩個孩子坐火車來教會,感謝神,也謝謝智彗長老娘的照顧和媽媽幫助我帶孩子,使我可以好好的聚會。

沒多久,我開始渴望跟姐妹有連結,而進到路得小組。在小組中,媽媽們暢所欲言的分享不論是家庭裡、職場上、夫妻關係、育兒經,透過分享,我們學會分擔重擔,並把愁苦交託神。但有一件事,一直困擾著我,就是賺錢和家庭生活如何取捨?當時我每天加班到七、八點是家常便飯,星期五甚至是半夜一點下班,我賺到了錢,可是賠上我的健康,也犧牲了我的家庭生活。從來沒想過要改變什麼,只覺得每天渾渾噩噩,以為要這樣過完我的人生。每次小組代禱時,我總是把我對自己、對工作的無奈放在第一順位,礙於中年轉行、沒自信、隔行如隔山,還有薪水的優渥,要離開舒適圈需要極大的勇氣,所以我不敢輕舉妄動。但是我完全忘了有一位全能的神可以讓我信靠,奇妙地當神要在我們身上動工時,任誰都擋不住,在一個颱風天,同事們都忙完趕著回家,我還留在公司趕工,在風雨交加中回到家,突然有所感觸跟老公說,想換工作,老公也接受我的想法,其實他也隱忍多時,就這樣,我轉換跑道。

找工作的過程,上帝不斷的修剪我的金錢觀和對自己的認識,我喜歡接觸人群和與人分享的工作,於是我選了一個在家附近、時間彈性,又有機會接觸不同人的工作,雖然薪水和以前差很多,但是我學會了管理金錢而不是被錢控制。同時,我也擁有更多的時間與先生、孩子相處,透過工作,我可以傳福音給內心有苦難,但不知如何解決的朋友。我非常感謝主修剪我的生命,他不但改變了我,也影響一家人的生活。

四、周芮瑜姊妹(真理奇妙小組)

我從小生長在沒有宗教信仰的家庭。媽媽偶爾有事會去龍山寺擲杯筊問籤,媽媽認為是真的有力量。我受父親影響很深,他主張無神論,所以我就跟著爸爸笑媽媽,那是怪力亂神,她說擲杯筊很準,抽的籤事後都發生了,我和爸爸嗤之以鼻,認為只是巧合。 十幾歲時,全家移民澳洲,經朋友介紹,全家去了教會。我被安排去上主日學,心中充滿著不以為然。尤其是輪到主日學獻詩,或是要我司琴,那是我最排斥的。年紀小,沒有權利拒絕。大人塞樂譜給我,要我上台唱或上台彈,我只能照做,但心裡是千百個不願意。有時,看到教會有人聽到詩歌會流淚,我心中是更多的驚恐,覺得成年人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緒,在公眾場合掉淚是很失態的。我覺得,那是失禮。

過了幾年,媽媽受洗了,上了國三,我便堅定的表示我不想去教會,媽媽拿我沒辦法,只能為我暗暗禱告。後來,有一年,我大二,那個星期輪到媽媽參加的小組獻詩,她們希望我能司琴,我一口回絕,覺得很荒謬,為什麼叫非基督徒給妳們伴奏。有一天,我獨自一人在家唸書,無聊便拿起那首詩歌,清唱了起來。很不可思議,唱第一句,眼淚就無法克制的一直往下落,那時候才明白什麼叫做斷了線的珍珠,滴滴答答不停的掉。那首歌是「耶和華的心」。第一句便是:「耶和華的心,是平安的意念。」我哭得好離譜。我哭得比過去我在教會看到唱詩歌會哭的人還離譜。當下我即知道,上帝是真實的!萬分真實的神!是唯一的神!祂愛我愛得那樣深。我那時暗自下決定,要好好讀聖經,必須反覆的讀清楚看明白,等我讀透聖經,我才考慮去教會,也才可能洗禮。隔天,覺得算了,這星期日先去教會看看好了,再隔天,心中感受上帝就是那樣真實,實在是太強烈了,完全無法壓抑。當天晚上我跟媽媽說:「我這星期想上教會。」她好開心,我已經好多年不曾踏入教會。我投下更大的震撼彈:「媽,我想受洗。」受洗之後,隨著讀經,被教導禱告,更是一直不斷的經歷神的真實、神的美好、也學習在痛苦困難時信靠神,也在低谷處蒙神憐憫,知道神與我同在;曾經歷神的管教,也因此蒙受神的祝福。

五、郭多佳姊妹(青少年小組)

我在基督化的家庭長大,從小爸、媽就帶我們去教會上主日學,平常帶我們讀經唱詩歌,早上一大早還會聽到爸爸很大聲的唱詩歌、禱告,所以我從小就認為,這是我們家每個禮拜應該要做的事,媽媽要求我們多禱告,遇到甚麼困難都可以向上帝講,從小我就知道有一位上帝,但我沒有跟祂很親近,遇到事情才會禱告。到了國中,一開始還蠻期待進入教會的青少年小組,因為覺得自己長大了,但進入小組一段時間後,漸漸地不太穩定聚會,一直到高中。很奇妙的是從國中升上高中上帝讓我進入合適的學校,因為有爸爸媽媽的禱告,也有我自己的努力才能考上。但我有點身在福中不知福,因為我讀的是五專,一開始管得比較鬆,玩得太忘我,到了禮拜日下午的小組時間我幾乎翹掉,跟朋友去吃喝玩樂,有時聚會結束,會撞見輔導們或眼神一不小心就對上,而我都假裝沒看到,但輔導會面帶微笑的問我:今天會參加小組嗎?我會很不好意思的傻笑帶過,但輔導們也不是省油的燈,發現我都沒有穩定在小組裡,像牧人一樣想把迷失的小羊抓回來。那時百惠姊就來約我吃飯,問我最近如何、發生甚麼事等等,後來我想輔導都這麼用心了,還是乖乖地回去參加小組。但還是沒有很穩定,偶爾會約同學出去。

有次教會舉辦青少年經歷神營會,媽媽鼓勵我們參加,輔導們也很積極地邀請,參加過經歷神營會的都說很好,我沒猶豫立刻填了報名表。營會第一天我就後悔,心想怎麼會浪費美好的假期來參加。但第二天我經歷到神,聽講道時有很大的感觸,到第三天開始講方言,敬拜時流淚,就這樣三天結束了,我覺得時間過得好快。禮拜天碩中哥請參加經歷神營會的人,與小組弟兄姊妹分享,那時我分享:雖然我沒有在經歷神營會得到上帝的醫治,但我聽到一篇講道很有感觸。因為我們這個年紀的女生,都會幻想偶像劇中浪漫戀愛情節,我也不例外,羨慕同學有男朋友,會幫自己送早餐之類的貼心舉動。但是那篇講道,提到要好好預備自己,上帝一定會為自己預備對的人,大概就是說:當他自己準備好要服事神,願意為神所使用時,上帝為他預備一個很好的姊妹,當時我心想,假如現在就談戀愛是挺麻煩的,要顧到對方的情緒,處理一大堆問題,頂多在別人面前假裝很幸福的樣子,還不如好好服事上帝,上帝一定會為我預備合適的。我的想法改變,輔導說,那也是一種經歷神。從那時開始會想多花時間認識神,在小組跟教會中經歷神,不再認為每個禮拜來教會參加小組是一種習慣。現在我參加小組,不像之前一樣,覺得浪費時間,而是很享受在這個大家庭,一起敬拜讚美禱告。當我更多的服事在小組時,可感受上帝就在這裡,變得很不一樣。